• 31

    本月订阅者

  • ¥459.85

    本月订阅金额

  • 动态
  • 详情
  • 订阅者

详情介绍

大家好,我叫平平,喵如其名,因为额头上那撮可爱的黑毛看着像平头。大家可以亲切地称呼我小平头或小平同志。平时的我,怎么说呢,静如处子动如脱兔,在中华田园起司猫的领域里,凭借着呆萌小黑毛,虽然不能算是猫中梁朝伟,但是吊打一群小鲜肉绰绰有余(就是那么自信)。

 

我2017年11月20日出生,已经半岁多啦。然而俊俏可爱的我,却没有和其他小猫一样如愿找到家过安稳日子。应该说,和其他正常猫相比,我也许一辈子将是一只有点小负担的猫。

 

我出生的时候多么可爱,万万没想到不多久病魔就找上门

我的妈妈是一只流浪猫,被好心人带回家照顾不多久我就出生了。出生后的我除了睁眼时费了一些力气,一直健康活泼,原本也以为就会这样顺利地长大,找到有缘的铲屎官照顾我一辈子。

睁眼的时候流了好多脓,那么丑的照片我自己也不想再看第二遍

然而天将降大任于斯猫也,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。换一句话说,我碰到倒霉事儿了!2018年3月2日,我突然开始莫名呕吐,只要吃太多、吃太快就会不由自主地吐,这让我很无措,要知道我原来是超级贪吃的娃儿!然后渐渐地,我发现自己吃东西后不仅会呕吐,甚至出现了大气喘不上来的情况。我很害怕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尚未发病前的我,活泼好动得不行~

救助人当下带我去上海各大宠物医院看病,刚开始以为只是肠道不消化,然而随着看病的深入,拍片后的诊断让救助人和我一时间完全懵逼——先天性巨食道症。由于三四个月的我身体正处于飞速长大的阶段,以至于没几天我就从呕吐的状态变为了呼吸困难,因为食道的扩增已经压迫到了心肺。

接连几家医院都给出了巨食道症几乎等于绝症的态度,再加上我太小手术风险巨大,甚至有些医生提出了安乐。

 

我要死了吗?看着救助人红红的眼圈我很茫然。我明明不久前还健健康康,还期待着新的铲屎官将我接回家,还每天和哥哥一起嬉笑打闹。怎么才几天,我就患上了绝症?虽然我进食艰难,呼吸痛苦,但我还不想死啊,我才三个月大哎~~娘咧!

 

那么帅的一张脸,竟然要安乐?肯定是嫉妒!

幸好,我的救助人是一个心善坚强的妹子,她拒绝了安乐的提议。与此同时,由于认识一些救助猫咪的小伙伴,她将我的情况告诉了一些有救助经验的小伙伴,希望通过她们找到更好的医院。就这样,我和玲铛夫妻、会飞猫、小叶姐姐等一些直到今天依旧在帮我的人们相遇了。

在玲铛的建议下,3月7日,我来到了她家附近的广玉兰医院。主治医生重新给我拍片做诊断。结果却非原来的巨食道症,而是食道裂孔疝。我其实听不太懂,但从几位好心人和医生的多次沟通中我大概也了解了,病理不同,但导致的结果却很相似,如果不手术,我的食道会继续扩增,最终我不仅不能再任何进食,窒息而死。

手术吗?医生说我太小了,开肚有很大风险,而且术后也需要非常漫长的恢复期。不手术吗?一天比一天艰难的呼吸告诉我,我大概真的活不了多久了。

最终,我的救助人和大家共同决定——手术。

 

在医院等待手术的我

说真的,我只是想好好吃饭,我只是想好好呼吸,我只是想好好长大嘛。为啥我的兄弟已经去了新家享福,我却要面对这样的遭遇……哎,心里好难过。但幸好幸好啊,遇到了好的救助人和大家。既然这是大家为我博生路的一次机会,我一定要勇敢!

3月12日,初春的夜晚凉如水,手术如约开始。玲铛、会飞猫、小叶姐姐都赶来在医院等着,而我也只能祈祷自己能度过这一关。手术前后持续将近两小时,我只记得自己睡了好长的一觉,迷迷糊糊睁眼醒来,看到的是几位姐姐眼泪朦胧、欣喜若狂的表情,那一刻我知道:手术成功了!麻醉过后剧痛来袭,我看到了自己肚子上可怕的刀疤,不敢相信自己还那么小就经历了那么大的外科手术。

无论如何,我会活下去呢!

 

会飞猫她们在术后与医生展开了讨论,她们都非常急于地想知道我之后能不能痊愈。对此,医生无法给出确定答案,最好的结果是我在长达半年的恢复中慢慢痊愈,最终可以和正常猫一样吃喝拉撒不需要特别照顾。但更多的可能是,我的肠道一辈子无法消化坚硬的干粮,需要吃湿粮。也不排除最烂的可能,裂孔疝会复发,这次手术作用不大。

术后的一周,我都是在广玉兰医院休养。护士哥哥姐姐照顾我非常细致周到了,每天定时喂我吃喝伺候我,虽然知道自己生病,但我还是小娃娃呀,看到好吃的就是会忍不住……而他们就会耐心地用勺子喂我以防我吃太快又吐,而每次吃完,都会将我的身子竖起来,让食物尽快流过食道。

 

手术后,在慢慢恢复,伤口疼得我不想挪动。

一周后伤口慢慢愈合,而我也再也没发生过呼吸困难的情况。医生建议救助人带我回家慢慢养。可救助人毕竟有自己的工作无法全天照顾我,加上我也特别喜欢在医院和护士哥哥姐姐在一起,于是玲铛和医院再三商议下,我被寄养在医院,开始了做院猫的生活。

我好了吗?我自己都有点怀疑。每次我以为我好了,但我只要吃东西太多太快,我还是会吐;但要说我不好吧,我自己反而觉得身体没啥负担,呼吸不再困难了。大部分时间也和其他喵子一样蹦蹦跳跳完全没问题。哦对了,这期间我也终于开始长肉了,本来4个月的我不足2斤,但现在半岁的我已经4斤多啦!而且因为毛蓬松的关系,大家都觉得我胖fu fu的。每次来医院的其他宠物主人都夸我好看,所以一来二去,我想我肯定不比梁朝伟差的。

在医院的日子,无聊且安逸。

妈呀,老子无聊哎!!!要吃饭!!!

秒变美男子

和被安乐比起来,现在的我真的很好很好了呢。

 在医院的日子过得很快,转眼到了五月。期间,医生又给我拍了片子,片子显示我依旧食道巨大,这意味着手术没有100%成功,或者说食道收缩没有如预期的那样好,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依旧需要定时定量吃饭的原因。玲铛偶尔来看我时也和医生讨论过这个问题,医生给出的建议是,目前只要维持现状就好。但此后也难保不会恶化或者再二次手术。

哎,听到这话,我原本开开心心的突然又有点前途未卜的感觉。我其实不怕手术,我也不怕吃饭偶尔会吐,我只是不知道我的将来何去何从。

 

滑稽的小平头,哦不,是落寞的小背影……

哦对了,在此期间,我还得知了一件事,那就是,不知道为啥,我的救助人在资助我最后一笔寄养费、罐头费后就消失了……别说猫无情,我很想念救助我妈妈和我一家的姐姐,不知道我们还会不会再见面,但我真的很谢谢你这半年来的付出。要不是你的坚持,我早被安乐遣送回喵星了。未来,如果我有好的未来,还是希望你能出现一下,让我再好好看看你,当面谢谢你。

 

不知不觉,我长大啦!

虽然我真的很喜欢广玉兰医院,但从医生日益紧锁的眉头我能看出来,我在医院并非长久之计。其实我目前作为一只身体情况“稳定”的小猫,是不应该赖在医院不走的。但我相对比较特殊的情况寄样到多猫家庭去,玲铛又实在不放心。昨晚上玲铛他们过来给广玉兰全体医生送了锦旗,并请医院再“收容”我两个月。医院同意的前提是:提高了不少寄养费。

但看到好吃的总是浮想联翩……虽然我不能吃。

虽然小平头挺帅气,虽然我恢复的不错,但从长远地来看,我还是被标记着“得过食道裂孔疝,而且食道依旧扩大”的病猫。其实这几个月在护士的照顾下我几乎已经恢复了,现在只需定时喂食就好,饭后也不用再长久站立,反正只要不是乱偷吃东西或者吃太快,我几乎不吐了。玲铛他们帮我买了自动流质喂食器,我大部分时间已经可以脱离人的照顾了。我感觉我自己和正常猫咪也没区别呀!

未来在哪里……哎,闭上眼不敢想。

这样的我,还在努力找啊找,希望能找到一个不大却温暖,不豪华却一辈子不离不弃的家。

而在漫漫找家路上,我的生活费已经给几位领养人施加了不小压力。她们除了寄养费之外伙食费也投入不少(我只能吃流质,所以基本上每天都是纯肉罐头)。因此玲铛她们斟酌考虑下,给我成立了“平平基金”,将我的故事发布到微博、微信上,并推出了云养计划。希望更多人知道我的故事,愿意成为云养我的铲屎官,在找到家之前适当地分担一些经济压力,同时也希望扩散后能尽快找到家。

 基本上这就是我的故事了。帅帅的我、害羞的我、身体不是特别好但会努力恢复的我,才不是为了一辈子寄养,是为了有铲屎官伺候到老!

但在找到这个人之前,能请大家帮忙分担救助人的压力,一起云养我吗?我没什么能回报的,但我会好好长大,努力活的更好更久,这样才是对大家最好的回馈。

拜托啦!!!

本月订阅者 31 人 / 累计订阅者 82
1/4

扫描二维码,去移动端操作更便捷!